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十分鐘后,唐若雪走入了張氏花園。

    她把保鏢留在靈堂外面,然后自己換了一雙白鞋走入進去。

    張氏臨時騰空出來的偏廳,正處于一種極其壓抑的氣氛之中。

    飄舞在空中的灰燼,明滅不定的煙火,還有居中擺放的凍柜,使整個靈堂看上去鬼氣森森,陰寒可怖。

    比靈堂更加陰寒可怖的是,那張隱藏在明暗光影中的狠厲臉頰。

    每一道縱橫交錯的皺紋里,都閃動著傷心、煩躁和痛苦,猛一眼瞅見仿佛厲鬼。

    張豪坤,張氏集團董事長。

    張豪坤平時看上去笑呵呵的,跟彌勒佛沒什么兩樣,但此刻卻蕩然無存不見一絲寬厚。

    除了兒子的死是巨大打擊之外,還有就是剛才收到手下電話。

    派出去搗亂的張氏子侄,竟然搞出武力沖突,還動用了燃燒瓶,結果被警方全部抓了。

    他心里怒罵一群家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這不僅會讓金芝林取得同情,還會讓他受到官方的重點關注,畢竟這種事太敏感了。

    隨后他收斂住情緒,望向不速之客唐若雪。

    唐若雪上前,給張玄上香,然后走到張豪坤身邊:

    “張總,人死不能復生,你要節哀順變。”

    她還給了一個白色禮包給理事。

    “謝謝唐總關心。”

    張豪坤顯然知道唐若雪,眼皮都不抬開口:“唐總說找我有事,不知道交易什么?”

    “我要能洗清葉凡的證據。”

    唐若雪蹲了下來,捏起一張紙錢放進火盆:“籌碼就是張總的命。”

    “混賬!”

    張豪坤聞言大怒:“唐若雪,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葉凡殺了我兒子,你找我要洗清他的證據?你是腦子進水,還是來耍我?”

    “而且我還沒問責大唐夜色,你先給葉凡來洗白,是不是覺得我張豪坤軟弱可欺?”

    他怒目瞪著面前的女人,一副隨時要活撕唐若雪態勢。

    “張總怎會軟弱可欺?”

    唐若雪俏臉沒有半點情緒起伏,一點都不在乎張豪坤生氣:

    “如果張總能夠欺負,趙三春,錢立馬,孫小楊,李建民他們就不會墳頭長草了。”

    說話之間,唐若雪從手袋掏出一疊資料,一張一張丟入火盆焚燒起來。

    上面不僅有文字,還有照片,讓張豪坤的眼皮跳動不已。

    別人可能不知道唐若雪口中名字代表什么,但對張豪坤卻是一個不小的刺激。

    這些名字都是早年跟他搶資源時,被他悄無聲息‘失蹤’的人。

    張豪坤厚實的胸口起伏了兩下,終不再拿這個女人當花瓶看了。

    不過他臉上保持著強勢,冷笑一聲:

    “你提這些人有屁用,這么多年了,墳頭草都長兩米了,對我能有半毛影響?”

    “你也別拿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嚇唬我,出門去打聽打聽,我張豪坤是不是被人給嚇大的。”

    張豪坤丟入一疊紙錢:“不過你也挺牛的,這點爛事都能挖出來。”

    年代久遠,時過境遷,唐若雪這疊資料看似沒用,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女人挖掘東西的能耐讓人膽戰心驚。

    “我也是朋友幫忙查出來的。”

    唐若雪又掏出一疊資料,一張一張往火里丟過去:

    “沒想到張總還記得他們,不知道張總還想知道誰,我繼續查一查,讓你感受一些當年情懷。”

    “王新城?馬大康?張興海?葉青陽?”

    “他們好像都是你以前的合作伙伴,后來一個個不是背負債務,就是被你踢出局。”

    唐若雪看著張豪坤笑道:“單獨的他們不是張總對手,不知道聯手起來,會不會讓張總驚喜?”

    張豪坤眼皮直跳,皮笑肉不笑:“你試試,能不能用這些奈何我。”

    “對了,聽說當年一個不給你審批的人,后來遭遇車禍死了。”

    唐若雪繼續不緊不慢開口:

    “他兩個兒子跟你鬧得不可開交,可惜沒有證據最后不了了之。”

    “我恰好找到那個肇事司機,也恰好聯系到他兩個兒子的下落。”

    “不知道張總想不想他們,我可用組一個飯局,讓大家坐下來好好聊一聊。”

    “還有一事,張總好像很喜歡劉署的新夫人,有人給我送了你幾張半夜出入的照片。”

    “如果張總真的喜歡,跟我說一聲,我做個紅娘,讓劉署成全你們。”

    唐若雪輕聲細語,在外人看起來,好像是安撫張豪坤節哀順變,但張豪坤自己卻掌心出汗。

    他有一種被人徹底脫光的感覺。

    張豪坤怎么都沒有想到,唐若雪把自己挖的這么深,這么狠,這些事捅出來,他根本不用在龍都混了。

    他臉上肌肉抖了下,怒急,突然露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醫婿葉凡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葉凡唐若雪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葉凡唐若雪并收藏醫婿葉凡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