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國主,您就這么肯定?那個白起沒死?”老奴對于姚非如此肯定的語氣,表示疑慮和不解,難不成姚非這么看重白起嗎?就算白起擁有三頭六臂,那又如何?殺他的可是蕭瑟家族的族長蕭瑟羅剎啊。

    蕭瑟羅剎的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他要是殺了誰,那就根本不可能復活的。

    姚非看到老奴臉上的詫異神色,便是微微笑道:“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嗎?”

    “老奴今天還真的和國主有不同的意見,我不相信白起有那么大能力。”老奴搖了搖頭,覺得國主姚非把白起看的實在是太重要的,事實上或許根本就是死了。

    姚非嘆了口氣,他也知道自己的確有些太過神經質了,按道理他也不想相信白起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不然的話那可就真的太妖孽,是一種奇跡了,在瓊級初期強者手底下還能活下來。

    可今天在白元煥和丹輕飏煉丹的時候,讓姚非總有一種錯覺,仿佛丹輕飏面對的那個人不是白元煥,就是白起一樣,無論是那個語氣還是脾氣秉性,甚至煉丹的方式都是一模一樣的。

    盡管白元煥能夠徒手煉丹,可是他如果記得沒錯的話,這個白起在地球之上,就可以徒手煉丹了。

    他對白起的了解是全方面的,畢竟他之前的好友白承煥寫過一封信,讓他照顧一下白起,白承煥是白起的先祖之一,也是最終挽救地球的先祖之一。

    所以姚非才會心里不踏實,這個白元煥最近太過于跳脫了,讓他真的很難相信,這個白元煥和白起沒什么關系。

    “國主在想什么?能否和老奴說?”老奴看到姚非發愣沉思,臉上便露出很多詫異神色,覺得姚非肯定想著什么,于是他試探的問道。

    姚非點了點頭,他沒把老奴當成是外人,他也愿意相信老奴是忠誠于他,忠誠于他們姚家的,當初他和姚圣關系那么好,當知道姚圣身份并不是姚家人,而是白家人的時候,他也毫不猶豫的反水姚圣。

    甚至可以說姚圣的國主之位最終失去了,也都是老奴的功勞占據很大一部分,若不是老奴最終反水姚圣,將兵放進皇宮之內,姚圣或許還有反戈一擊的能力。

    但是現在完全沒有那個機會了,姚圣已經混到給白國當成保姆的程度了,就連他自己創建的白宗,也都半死不活的,空有瓊級初期的境界,卻沒有施展的空間。

    “可以告訴你,我懷疑白元煥就是白起,只是沒有證據。”姚非語出驚人,他的這話一出,直接將老奴給嚇壞了,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姚非。

    他真的很難相信姚非所說的話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話,那可真的就不妙了,白起竟然是白元煥?這樣的話豈不是說白起就是那個丹道至尊?白起就是煉丹界以后的扛把子?可以和丹門平分煉丹界的那個大佬?

    但如果不是的話,那就令他們松了口氣了,現在老奴真的希望白元煥和白起沒有關系。

    “白起應該不可能是白元煥吧?白元煥可是咱們帝國盤縣的一個城主的兒子,是有戶籍在冊的。”老奴的臉上露出幾絲疑慮之色,他實在不敢相信國主為何判斷白元煥就是白起。

    如果真的是白起的話,他們又有什么辦法?殺也殺不了,因為現在根本重點就不在于是誰的問題,而是他現在成了丹道至尊了,這就非常難辦了。

    “所以我才會懷疑,沒有證據,只是白元煥的行事作風和白起太像了,尤其是神態也很像,那雙眼睛銳利而有光,像是一頭猛虎,更像是蓋世殺神。”

    “而且你發現沒有,這個白元煥管紀萬喊師父,這更加讓我懷疑了,據我所知紀萬可是從未收過徒弟的,這是慎刑司的檔案查的明明白白的事情。”

    “另外還有一個疑慮的地方,那就是陳阿三那個小子,當初是白起收他為徒的,可是為什么陳阿三愿意把丹爐給白元煥使用?這更是疑慮之一。”

    “最后的疑慮,就是他和丹輕飏之間的關系,按道理來說他不應該把丹輕飏視為敵人,可是這個白元煥偏偏處處羞辱丹輕飏,尤其是拿白起舉例子,你不覺得奇怪嗎?”姚非說到這里,更是皺起了眉頭,分析的可算頭頭是道。

    老奴聽的卻是一臉的疑慮之色,忍不住問道:“國主啊,為什么拿白起舉例子,是奇怪?”

    “我問你老奴,白起在咱們中央帝國可是有過很大影響力的,很多朝中人物都和他是朋友關系,他在慎刑司的影響力直到現在都沒有消除,而你看那個白元煥是傻子嗎?”姚非問他。

    老奴搖了搖頭,沉聲說道:“我明白了國主,他的反常舉動更加令人生疑,白元煥拿白起做比,甚至羞辱白起沒資格和丹輕飏相比,卻是一個敗筆,因為他這話必然會引來很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殺神白起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江門二爺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江門二爺并收藏殺神白起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