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秦衛離開趙元的書房時,天已大亮。

    一夜未眠的他并未回房歇息,而是獨自一人走出天機閣,在空蕩清冷的街道上四處游蕩,宛若一只孤魂野鬼。

    昨夜發生的一連串變故,令秦衛的心情大起大落,以至心亂如麻,寢食難安。

    先與自己最好的兄弟決裂,險些死在柳尋衣劍下。又被趙禥興師問罪,差點前途盡毀。再被趙元耳提面命,心中說不出是難過還是感動。

    千滋百味齊聚心頭,令秦衛心慌意亂,無所適從。眼下,他尚未想好如何面對柳尋衣,因此踽踽獨行于清晨的臨安街頭,希望能從千絲萬縷的思緒中厘清自己的處境,及接下來該做的事。

    不知何時?一輛馬車由遠及近,緩緩行至秦衛身旁,登時將心事重重的秦衛嚇了一跳,一個箭步閃到街邊,右手下意識地摸向腰間的短刀。

    “秦大人!”

    未等秦衛辨清馬車的來意,車廂內陡然傳出一道渾厚而低沉的聲音。

    “誰?”

    “是我!”

    伴隨著一聲應答,車簾被人緩緩掀開一道縫隙,露出一張布滿橫肉的黝黑臉龐。

    一見此人,秦衛的臉色驟然一變,匆忙朝四周觀瞧一番,見街道上空空如也,高高懸起的心方才踏實幾分。

    秦衛快步走到馬車旁,低聲問道:“找我作甚?”

    “東家有請!”

    說罷,車簾被那人高高掀起,一副“請君上車”的架勢。

    “現在?”秦衛滿眼詫異,遲疑不決,“現在會不會太……”

    “秦大人,請!”

    那人不顧秦衛的躊躇,再度將車簾舉高幾分。

    見狀,秦衛的神情變的愈發緊張,再三朝左右望了望,而后將心一橫,縱身躍上馬車,眨眼消失在車廂內。

    “駕!”

    車夫揚鞭策馬,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馬蹄聲及車輪轉動的“吱吱”聲響,馬車直奔城東,穿過城門,揚長而去。

    臨安城東,十里之外,是達官貴人們常來散心郊游的地方。這里有一汪清澈而寧靜的湖泊,名曰“秋塘”。

    此刻,秋塘四周戒備森嚴,甲士林立,一個個身披甲胄,持槍挎刀,閑雜人等一旦靠近,輕則抓捕治罪,重則當場斬殺。

    然而,一輛馬車卻如入無人之境一般,自層層甲士中飛馳而過,直抵秋塘湖畔。

    此時,一位身披紫金大氅的老者,正優哉游哉地坐在湖邊的竹椅上,舉著長竿怡然垂釣。

    “吁!”

    一聲吆喝,馬車驟停。黑臉漢子迫不及待地跳下車,舉手朝候在一旁的數十名軍士輕輕揮動。見狀,眾軍士迅速退出百米開外,而后整齊劃一地向后轉身,背對秋塘。

    見狀,黑臉漢子朝車夫微微點頭。車夫會意,小心翼翼地挑開車簾,道:“大人請!”

    遲疑再三,滿臉謹慎的秦衛方才緩緩下車。此刻,方圓百米之內只剩他、黑臉漢子、車夫及垂釣老者,除此之外,再無他人。

    “秦大人,請吧!”

    黑臉漢子朝老者的方向一指,自己卻與車夫迅速退至遠處。

    一見老者,秦衛登時臉色一變,再也顧不上謹小慎微,一路小跑著迎上前去,畢恭畢敬地跪在老者身后,叩首道:“小人秦衛,拜見樞密副使大人!”

    老者的身份被秦衛一語道破,正是西府的掌權者之一,樞密副使錢大人。至于剛剛將秦衛接來的黑臉漢子,則是樞密院中侍郎,白錦。

    秦衛身為東府天機閣少保,趙元最信任的人之一,今日竟在秋塘畔與西府重臣密會,此事若非親眼所見,只怕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面對秦衛的戰戰兢兢,錢大人依舊云淡風輕,不喜不悲,頭也不回地說道,“有道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親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順之。以天下之所順,攻親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戰,戰必勝矣。’丞相和趙元永遠也不會想到,最終令他們一敗涂地的不是外憂,而是內患。自古識時務者為俊杰。秦衛,都言東府飽學之士眾多,個個都是聰明絕頂的大儒、學士,天機閣人才輩出,尤其以柳尋衣為楷模。本官卻不以為然,我以為東府的飽學之士皆是迂腐呆板之輩,鼠目寸光之徒,不值一哂。至于柳尋衣之流,更是有勇無謀,只知愚忠,不足一論。只有你,才是東府里最聰明、最有眼光、最識時務的人。”

    聞言,秦衛喜憂參半,眼中不禁閃過一抹苦澀,拱手道:“謝大人謬贊。”

    “公主的事,你辦的很好。”錢大人又道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血蓑衣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七尺書生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七尺書生并收藏血蓑衣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