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楊嬤嬤由丫頭引著走進屋內,當看到寧侯時,腳步頓了一下,隨著走進去福請安,“老奴給侯爺請安,給小姐請安。”

    聽到楊嬤嬤對蘇言的稱呼,寧侯看了蘇言一眼。

    接收到寧侯那意味深長的眼神,蘇言眼簾垂了垂。

    呆呆:他娘親和爹爹對視一眼,什么都沒說,但他卻感覺他們心照不宣的了然了什么。

    只是十多天沒見,他怎么感覺他娘親和他爹之間好似不一樣了呢?

    “起來吧!”

    “謝侯爺。”楊嬤嬤起身,卻是越過寧侯,抬眸看向了蘇言。

    本以為她這個時候突然過來,蘇言定會開口問她一句‘來作甚’,結果,沒有!

    “楊嬤嬤,這會兒過來可是有什么事兒嗎?”寧侯開口問道。

    聽言,楊嬤嬤心頭緊了緊,面對寧侯,不由得神經緊繃。

    “侯爺,小姐,老奴是為長公主而來的。”說著,撲通跪下,眼圈一紅,眼淚當即掉了下來,哽咽道,“侯爺,小姐,長公主病了,病的很重,需要人參做藥引子。可是,藥鋪里的人參年數總是缺了一些。所以,老奴特來此求侯爺借一株人參救救公主。”

    寧侯聽了淡淡道,“所以,你來這里就是為借一顆人參是嗎?”

    聽寧侯那平淡平和問話,楊嬤嬤心頭跳了跳,侯爺為什么這么問?難道侯爺已經知道什么了嗎?

    不可能,如果侯爺知道早就捅到長公主跟前了,又怎會沉默不言包庇她?,

    想此,楊嬤嬤心定了定,開口道,“是!若非急需人參救命,老奴也不敢在此時過來驚擾侯爺與小姐!請侯爺發發善心,也請小姐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救救公主吧!”

    楊嬤嬤話出,蘇言未吭聲,寧侯已道,“你這是替你家公主向蘇言討要往日情分的?”

    “不,老奴不敢,老奴沒那么想。”楊嬤嬤忙道。

    “是嗎?既然如此,那么這人參蘇言若是不給,你也不會覺得她無情無義了?”

    聽言,楊嬤嬤一窒,不由的看看蘇言。

    蘇言靜默不言,一副為父為天,萬事皆有寧侯做主的模樣。

    楊嬤嬤看此,嘴巴抿了抿,枉公主對她掏心掏肺的疼愛,沒想到這個時候她連話都沒一句。

    顯然楊嬤嬤在抱怨蘇言薄情的時候,忘了自己做的事。

    楊嬤嬤那幽怨的眼神,寧侯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開口,“莫塵,帶她下去,將人參給她。”

    “是。”

    “多謝侯爺,多謝侯爺。”楊嬤嬤連連道謝,謝過,抬眸看向蘇言,“小姐,老奴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小姐能答應。”

    “你說。”

    “還望小姐不要將今日的事告知公主!小姐也清楚公主的性子,她應是最不愿意勞煩小姐的。所以……”

    “好。”

    聽蘇言答應,楊嬤嬤大大松了口氣,看來蘇言雖薄情倒還知道輕重,“謝小姐。”

    道過謝,隨著莫塵朝外走去。

    當走到門口的時候,腳步頓了頓,不覺得回頭望了望。

    回頭望,與蘇言視線碰撞。

    平靜,平淡,微涼!

    接觸到蘇言眼神,楊嬤嬤慌忙收回視線,快步走了出去。

    人參順利拿到了,可楊嬤嬤心里卻很是有些不安。可看看手里的人參,又覺得自己太過緊張想多了。

    寧侯既把人參都給她了,定然是什么都不知道才是。畢竟,駙馬府日子艱難已不是一天兩天了。

    所以,現在買不起一顆好的人參也完全不足為怪。

    想著,楊嬤嬤拿著人參快步朝著駙馬府走去。

    “侯爺還真是料事如神。”

    寧侯聽了,看著蘇言淡淡一笑道,“你不也一樣嗎?猜到她來絕對不會是為坦白自己罪行的。”

    蘇言沒說話。

    小姐!

    從楊嬤嬤進門對她的稱呼,已然是將她蘇家女的身份擺到了前,侯府夫人的身份放在了后。

    如此,已然透徹了楊嬤嬤來此是向她討要孝敬的,而不是來坦誠她的過錯的。

    人,都會犯錯。很多時候認錯,并不一定能得到諒解。但,不認錯繼續一錯再錯,必然是不可能被諒解。

    寧侯看著蘇言那白凈的小臉,悠悠道,“你與本侯一樣,從不相信什么人性本善!我們都更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縱然為夫現在對你百般善待,溫和包容,你也很難相信我是真心實意,對嗎?”

    蘇言眼神閃了閃,“哪有!我一直相信侯爺你對我是真心實意的。”

    “小騙子!”

    蘇言:寧侯這嬌嗔,她有點扛不住。

    特別是呆呆還在,特別這小子還完全不開竅,一臉好奇驚訝的盯著。

    蘇言下意識的抬手摸摸自己額頭,特么的有點心慌。

    自寧侯開始黏黏糊糊,蘇言恍然發現她其實也是有臉皮人吶。

    寧侯見自己說酸話,蘇言一臉心慌氣短的表情,瞬時感到分外好笑,湊近盯著她,“言言,你臉怎么紅了?”

    蘇言白他一眼,放屁!她雖然也是有皮有臉的人,但含羞帶怯,臉紅什么的,她還達不到那么少女的顏色。

    不過,寧侯這作態……“老不正經。”

    蘇言話出,寧侯頓時低笑出聲,心隨意動,伸手將她給抱到了懷里,“你應該罵老流氓。”

    蘇言看看寧侯,就是老房子著火沒錯了。

    “爹,飯菜都涼了,你能不能先讓娘吃飯呀!”

    聽到呆呆的話,寧侯扭頭瞅著他,“你怎么還在?”

    呆呆:……

    沒見過這么當爹的,竟能把兒子都給忘了。

    看呆呆那無言的模樣,寧侯松開手,蘇言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爺是嬌花,不種田!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淺如月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淺如月并收藏爺是嬌花,不種田!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