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樂熙從尤墨染的辦公室出來準備去救援會,有些新的資料需要登記處理。

    樂家的車等在外面,開車的是家里的司機老劉。

    樂熙捧著一大束玫瑰,白皙的臉頰似乎沾染了花瓣的清新,嬌潤鮮嫩,一雙眼睛被玫瑰的顏色照亮,更顯得澤澤生輝。

    坐上車,樂熙說了聲:“劉伯,去新開路。”

    劉伯點了下頭,緩緩的發動了車子。

    樂熙坐在后座上,心滿意足的嗅著懷中的玫瑰花,都說女人愛玫瑰,也也免不了俗,特別這束花還是她最喜歡的男子所送。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樂延凱差點毀掉她的人生,卻讓她收獲了愛情,她與尤墨染之間雖然才剛剛步上正軌,但她相信,只要他們再彼此努力一點,就可以改變所有的不可能。

    樂熙還沉浸在無邊的幸福中,忽然發現車窗外的建筑有些陌生。

    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劉伯,我要去新開路,這是往城郊去的路吧?”

    劉伯坐在前面沒有吭聲,只是不動聲色的加快了車速。

    “劉伯。”樂熙覺得不對勁,把頭探過去,“劉伯,你走錯路了。”

    劉伯戴著一頂禮帽,穿著灰色的上衣,此時聽見樂熙的話,他才緩緩開口:“熙熙。”

    兩個字猶如驚雷在樂熙的面前炸響。

    “劉伯”轉過頭,一雙深邃的眼睛暗含銳利的光芒,在看到眼前的女孩時,化為一股狂熱,“熙熙, 好久不見。”

    樂熙向后退去,抬手就要拽車門,結果發現車門什么時候被鎖上了。

    她又驚又怕,不停的用手拍打車窗,希望窗外可以有人發現她。

    “沒用的,熙熙。”樂延凱發出森冷的笑聲:“外面的人是看不見你的。”

    “你到底想怎么樣?”樂熙憤怒的瞪向他,“我們樂家已經被你害成這樣了,難道你還不肯罷手?不管父親收養你的目的是什么,他對你有著十幾年的養育之恩,就憑這份恩情,你都不能恩將仇報。”

    樂延凱道:“我對樂家沒興趣,熙熙,我說過,我做這么多都是為了你,我想站在最高的地方娶到你,既然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但我還有你啊。”

    他是逃出了山城去投奔宋派,可是猶如喪家之犬的樂延凱對于宋派顯然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他們表面上假裝接納他,其實暗中卻派人想將他除掉,樂延凱機警又命大,于千難萬阻中逃脫了出來。

    山城不容他,宋派也不容他,樂延凱只能偷偷的再潛入山城。

    這些日子,他一直潛伏在黑暗中注視著樂熙的一舉一動,終于等到了今天這個機會。

    他打死了開車的劉伯,然后自己裝成劉伯的樣子,而沉浸在那束玫瑰花中的樂熙并沒有發現。

    “樂延凱。”樂熙勉強冷靜下來,試圖對他好言相勸,“寧派正在四處通緝你,你為什么還要回來。樂家可以不跟人計較你之前做過的事情,你不要一錯再錯。”

    樂延凱笑了笑:“熙熙,我會離開的,但是我要帶著你一起離開,這一輩子,我們都不會分開。”

    “樂延凱,你別做夢了,我不會和你走。”

    “熙熙,這由不得你。”樂延凱將車拐進一個胡同繼續往前開,樂熙試圖阻止,但她根本不是樂延凱的對手,只能由著他將車越開越遠,漸漸的駛離了市區。

    車子拐上一座山路,山路崎嶇,一路顛簸不止。

    沒多久,陰沉沉的天下起大雨,這讓本就難走的道路更加的艱難。

    走到一處河溝,路被河水淹了,開不過去,樂延凱只能半路棄車,他打開車門將樂熙從車后拽出來,樂熙知道反抗也是無用功,只能被他牽著往山里走。

    樂延凱看到她還穿著裙子,于是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蓋在樂熙的頭上,樂熙本不想接受他的施舍,但是考慮到自己的身體,于是沒有拒絕。

    倒是樂延凱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衫,很快就被水淋透了。

    山路泥濘難走,樂熙一度走不下去,樂延凱索性將她背了起來,直到前面看到一個小小的山崖,崖下面倒是有一塊地方是干燥的。

    “先躲躲雨。”樂延凱將樂熙放下,還好她的頭上披著他的衣服,倒沒有淋得太濕,倒是他如同落湯雞,十分的狼狽。

    樂熙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拉扯著身上的濕衣,她還不想和他鬧得太僵。

    樂延凱這個人,她與他相處了十幾年,最了解他的執拗,他曾經被嘲笑字寫得不好,于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里,他幾乎是日夜不眠,最后他把自己放出來的時候,一手字鐵勾銀劃,蒼勁有力,連當時的書法大師看了都要稱贊,只是那時大家都在關心他的字,只有樂熙在心疼他瘦了整整一圈。

    樂延凱就是這樣的人,只要他想做到的事情,可以不惜一切,過程什么的都不重要,他只看結果。

    “等天亮了,我們再走。”夜晚的山路不好走,月光又暗,他不會冒這個險,“你餓不餓,我去找些吃的。”

    雨漸漸的小了起來,最后只剩下雨霧,山里籠罩著朦朧的霧氣。

    樂熙不語,縮在山崖下面。

    樂延凱輕嘆一聲,拿出隨身攜帶的手槍去找吃的了。

    而在山城城內,尤墨染正準備結束一天的工作,忽然接到了樂市長的電話。

    “墨染,熙熙跟你在一起嗎?”樂市長的聲音很焦急。

    “沒有,她下午的時候說去救援會了。”

    “救援會那邊我也問過了,說她根本沒有過去。”樂市長急道:“熙熙現在還沒有回來,我很怕她會出事。”

    “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派人去找。”

    尤墨染放下電話,濃眉擰在一起,腦海里浮現的是樂熙抱著那一大束藍玫瑰高高興興離開的背影。

    “于良。”尤墨染大步走出辦公室,外面候著的于良急忙現身。

    “發動我們所有的勢力,天亮之前,一定要找到樂熙。”尤墨染補充:“是所有。”

    尤墨染在山城不但是頭號富商,在山城的地下組織里,他也是龍頭老大,當年叱咤風云的軍火頭子,他想要蔓延和隱藏自己的實力都是輕而易舉。

    只要他的一句話,山城所有的地下組織都會為他傾巢出動。

    于良從尤墨染的表情就能看出事態的嚴重性,急忙召集了幾個人往下布置。

    不久就有人來匯報,在三七胡同的臭水溝里發現了一具尸體,而尸體的主人被證實是樂家的司機劉伯。

    三七胡同離尤家的公司很近,也就是說,那人一直在暗中盯著樂熙,在樂熙進入公司后,他殺了劉伯,并且偽裝成劉伯的樣子。

    這個人會是誰,尤墨染幾乎已經能夠想到了。

    樂延凱!

    “讓人去查樂家的這臺車,如果是樂延凱的話,他一定會想辦法逃出山城,但是山城現在戒嚴,所有正規出口都有崗哨,他開著車絕對不敢走大路。”尤墨染按熄了手中的煙:“想要離開山城的山路有四條,你讓人分頭去找。”

    尤墨染也坐上了其中一臺車,從四條路中選擇了一條樂延凱最可能選 的路。

    山城今天下過雨,而雨水最容易淹沒痕跡,特別是泥濘的山路,根本找不到汽車的痕跡。

    ~

    樂延凱還沒有回來,樂熙往四周看了看,月光雖好,但是沒有燈光的山上仍是一片漆黑,不時還有野獸的叫聲傳來,這個時候,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四處亂跑。

    想要逃跑的話,現在不是時候。

    身上的濕衣貼著皮膚又濕又潮,特別難受。

    樂熙蜷了蜷腿,正準備閉上眼睛冷靜的思考一會兒,忽然聽見不遠處的樹叢中傳來一陣輕微的聲響。

    她警惕的睜開眼睛,以為是樂延凱回來了,結果面前的樹叢一動不動。

    就在她以為只是風的時候,周圍忽然響起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低吠聲。

    樂熙就算沒有真的見過,也多少聽過它的傳聞,那是……狼!

    樂熙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下意識的撿起身邊的石塊,就在她屏住呼吸的時候,她看到一只雙眼冒著綠光的狼從草叢里走了出來。

    有那么一瞬間,樂熙的腦子一片空白,這只狼體型巨大,森白的牙齒在月光下泛著冷冷的光。

    樂熙嚇得一動不敢動,腦子里努力在回憶著遇到狼的時候應該怎么應對,可是……那些方法似乎都沒用。

    此時此刻,她無比希望樂延凱能夠趕快回來。

    那只狼已經發現樂熙是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看起來并不會產生多大威脅的人,他抬起脖子仰天嗷了一聲,那聲音猶如黑夜中的惡魔與死神的召喚,樂熙腿一軟,可還是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跑,總好過坐以待斃。

    就在她拔腿沖出去的時候,那只狼也撲了上來,事實證明,一只在黑暗中生活久了的猛獸,絕對要快過一個普通人。

    樂熙的小腿上一陣劇痛,整個人都向前栽倒。

    那只狼竟然硬生生的從她的小腿上撕下了一塊皮肉。

    樂熙痛得冷汗直冒,神智幾乎崩潰,可是殘存的理智讓她掙扎著要爬起來,但那只惡狼根本不給她掙扎的機會,張開大嘴朝著她的脖子咬去。

    砰!

    一聲槍響打破了黑夜的寧靜。

    樂熙閉著眼睛,感覺有什么東西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緊接著便向一邊滾落。

    “熙熙。”樂延凱大步跑過來,“對不起,大哥來晚了。”

    他急忙將她扶起來,焦急的詢問:“怎么樣了?”

    “腿。”樂熙疼得直吸氣,傷口的位置火辣辣的疼著,疼痛鉆心。

    樂延凱這才發現她的腿被狼咬到了,鮮血淋淋。

    樂延凱心頭大驚,急忙脫下身上僅有的襯衫,用手撕成布條纏在她的腿上。

    樂熙一度疼得幾乎暈死過去,殘存的神志讓她咬著牙關,眼淚不受控制的滾落而下。

    鮮血很快染紅了樂延凱的襯衫,迅速的滲了出來,他大驚失色,一雙手甚至慌亂的抖個不停。

    樂熙是黃金血,她的血很金貴,如果一直這樣流血不止,很可能會失血過多而死,就算是勉強能夠獲救,失了這么多血,恐怕也活不成。

    樂延凱此時悔恨交加,拿起手中的槍就往自己的額頭猛敲:“該死,都怪我,都怪我。”

    “身后……。”樂熙模糊的視線中,清楚的看到十幾雙幽綠的眼睛。

    剛才那只狼的嚎叫引來了同伴,現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欲愛將晚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沐晚凌慎行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沐晚凌慎行并收藏欲愛將晚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