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現在要治好柳青依的雙腿,就好比要把一個人的斷腿給接回來一樣,這可能嗎?

    整個病房內,估計也只有程志相信沈浪有這種逆天的本事。

    所有人都離開了病房,沈浪走到門外說道:“伯父伯母你們進來吧。”

    柳建國和鄭潔面面廝覷,急忙走進了病房內。

    “沈浪先生,怎么了?”柳建國開口問道。

    “我們女兒的腿,是不是已經沒救了?”鄭潔含著哭腔問道。

    “救當然有救,就是那什么男女有別,我要征求一下你們的意見。”沈浪咳嗽說道。

    柳建國身為區委書記,腦子還是比較精明,很快就猜出了沈浪話中的意思,急忙說道:“沈先生的意思是不是,需要我女兒脫衣服配合什么的?”

    沈浪點頭道:“差不多吧,因為要進行血脈的舒通,需要一些特殊的按摩和針灸手法,涉及到某些部位”

    沈浪沒有說的那么深,相信他們兩個也已經理解了。他之所以告訴柳建國和鄭潔,完全是為了表示對柳青依的尊重。

    治療的過程中,還需要一絲真氣,沈浪雖然基本不能動用丹田內的真氣,不過動用丹田表面一絲微弱真氣還是可以的。僅一絲真氣就足夠沈浪治療了。

    鄭潔說道:“沒事的,沈先生,您現在就是醫生。給病人治病,這是很正常的,沈浪先生你就放手治療吧,只要能治好我女兒的病,怎么都行。”

    只要能把柳青依的腿治好,即便是被沈浪看光摸光了身體也沒什么。

    “媽,這”病床上的柳青依虛弱的發出了聲音,聲音很輕柔。

    鄭潔說道:“乖女兒,難道你想一輩子躺在床上變成殘疾人嗎?沈先生要是可以治好你的病,脫光衣服又算什么?在醫生面前這不算什么。再說,就算媽到醫院里去看病,男醫生讓我脫衣服,那我不也得脫嗎。”

    這話一出,柳建國滿臉黑線,沈浪也有點無語,這話怎么聽的感覺不得勁呢?

    “嗯。”柳青依輕聲答應了下來。

    沈浪說道:“既然你們都答應了,伯父伯母們離開病房吧,我馬上開始治療。”

    柳建國和鄭潔兩人也沒異議,立即走出了病房,心里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平安無事。

    沈浪走到病床邊,對著柳青依輕聲說道:“我現在開始脫你的衣服了,你放輕松點。”

    “嗯。”柳青依蒼白的俏臉頓時像血一樣紅,都不敢看向沈浪這邊。

    沈浪先解開柳青依的褲子,緩緩往下拉,很快,他看到了柳青依穿的粉色內內。

    柳青依平時氣質高雅,沒想到也會穿這種可愛型的內衣。

    在往下拉的過程中,沈浪還是有點耳熱心跳的,畢竟他也是血氣方剛的男人,無論再什么克制,心里還是有一點不健康的想法。

    柳青依白皙的臉頰和頸脖變得嫣紅起來,順滑的黑發披散在枕頭上,香頸滲出一絲絲汗珠。

    雖然上次也在沈浪面前這樣,但柳青依還是覺得相當羞恥,她從來沒在男生面前這樣過,而且她感覺這次的尺度會比上次更大。

    沈浪脫掉了柳青依外面的褲子,開始準備脫柳青依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兵王沈浪蘇若雪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蘇若雪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蘇若雪并收藏兵王沈浪蘇若雪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