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新筆下文學 www.zqtdbg.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好的,主人,沒有問題。雖然小吉我這一次又沒有辦法打個盡興了,但是,既然這是主人您的意志的話,小吉我也是會竭盡全力去做到的啊。”聽到了李興的話以后,吉普莉爾就站在李興的身后,躬身對李興繼續說道。

    雖然吉普莉爾此時所說的這些話,完全就是事實。但是,在場的這些弒神者們,可并不知道吉普莉爾所說的這些事情就是事實啊。只不過,因為在自己對面的是與己方數量對等的不從之神。

    所以,在聽到了李興與吉普莉爾之間的對話以后,在場的那幾位老資格的弒神者們,也雖然心里也是對自己被如此輕視的這件事情很不滿,但是,他們卻也是沒有在這個時候逞什么口舌之力。

    只不過,對于草雉護堂這么一個才剛剛成為了弒神者的菜雞而言,李興和吉普莉爾之間的這一番對話,可就沒有那么好忍耐下去了啊。站在草雉護堂的角度上來看,雖然對面的幾個都是號稱“移動的天災”的不從之神,但是,在面對著可以說是與其對等的弒神者的時候,對方的這一態度也未免是太過于囂張了啊。

    難不成說,自己這個已經弒殺過了不從之神的弒神者,就這么讓對方看不上眼嗎?沒有錯,在這個時候,草雉護堂就是感覺到自己受到了輕視。要知道,在成為了弒神者以后,草雉護堂可是從那一刻開始,就享受到了自己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待遇啊。

    特別是回到了自己的國家以后,草雉護堂可是親眼見到了那些自己曾經只能仰視的存在,現在卻是要因為自己的這個弒神者的身份,在自己的面前,小心翼翼地俯首哈腰呢。可以說,現在的草雉護堂,可正是處在那個最為膨脹的時期啊。

    特別是在艾麗卡·布蘭德里主動地纏上來以后,草雉護堂雖然表面上做出了一副很是苦惱的樣子,但是,在他的內心之中,可是相當的欣喜呢。而就是這樣膨脹的草雉護堂,此時竟然被幾個不從之神如此看不起,著怎么能夠讓他眼瞎這口氣啊?

    沒有錯,在草雉護堂看來,不就是不從之神嗎?他又不是沒有弒殺過,憑什么這幾個不從之神就能這么看不起他啊?這是絕對不能原諒的事情!于是,草雉護堂就直接開口表達了自己心中的不滿:

    “留手?而且還是一個人出戰來和我們六個弒神者戰斗,你們未免也太看不起我們了吧?難道在你們看來,我們就這么讓你們放不在眼里嗎?”在這個時候,草雉護堂很好地挑起了在場所有的弒神者這一桿大旗,就好像現在他草雉護堂是代表著所有的弒神者,對眼前的這幾個“不從之神”提出的抗議一樣。

    可以說,草雉護堂這種把自己放在了在場的所有弒神者之中的領導者身份上的行為,雖然引起了除了薩爾瓦托雷·東尼以外的所有弒神者的不滿,但是,因為大敵當前的緣故,這些弒神者們也沒有選擇在這個時候,和草雉護堂計較這些事情。

    只不過,因為這一件事情,卻是讓那些弒神者們,對草雉護堂的印象,一下子就差到了極點呢。此時的話,在那些弒神者們的心里,草雉護堂完全就是一個根本就不懂得禮節為何物的、狂妄自大的家伙呢。可以想見的是,如果這些弒神者們不是會在這一天被李興給全部抓走的話,得罪了幾乎所有弒神者的草雉護堂,在未來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到哪里去。

    只不過,因為李興準備把這些弒神者們全部都抓走,交給辛可去做實驗的緣故,所以,從某種情況上來說的話,李興也算是救了草雉護堂一次呢。當然了,即便是這樣的話,也并不意味著草雉護堂未來的日子就會好過到哪里去了。

    畢竟,在以后的那些實驗之中,其他的幾位弒神者,怕是會因為今天的這一件事情,而很是默契地聯合起來,讓草雉護堂多吃很多的苦頭呢。而李興那邊的話,想必也是不會對這樣的事情有什么行動的。畢竟,在所有的弒神者之中,李興最不喜歡的,可就是草雉護堂這個徹徹底底的偽君子啊。

    “到底是不是小看了你們,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不過,我倒是真的想要問一下呢,為什么就只有你一個人站了出來,說出了這么一番廢話呢?難不成,你已經把你自己當成了你們那邊的領導者了不成?可是啊,在我看來的話,你們那邊,最弱雞的就是你這個家伙了啊。”

    聽到了草雉護堂的話以后,李興就轉過頭來,看向了草雉護堂這個讓他很是不爽的弒神者。本來的話,李興還想要讓草雉護堂多蹦跶一段時間,給他帶點樂子呢。可是,現在的話,既然草雉護堂這么不安分的話,那就沒有必要讓他繼續在外面蹦跶了呢。

    而且,在被抓捕以后,到底要給草雉護堂是沒有的待遇,李興也是想好了呢。在未來的實驗品生活之中,草雉護堂的待遇,絕對是和須佐之男以及黑衣法師一樣,都是處在最底層的。甚至于,因為草雉護堂并沒有須佐之男以及黑衣法師那樣,

    即便是回歸了神話,也可以被再一次抓過來的特性存在,所以,說不定什么時候,草雉護堂這個家伙就會被辛可給徹底玩壞呢。要是那樣的話,不管是哪個世界上,可都不會有一個叫做草雉護堂的弒神者繼續存在下去了呢。

    “你不要想著挑撥我們這邊的關系,你這個狂妄至極的不從之神!現在的話,我說的是你看不起我們的事情,而不是這些事情!”聽到了李興的話以后,對于李興所說的話,草雉護堂自然是一點都不會承認的。

    只不過,在草雉護堂沖著李興喊出了祝賀么一番話以后,好像從某種意義上,也證明了他確實就是有著李興所說的那樣的想法呢。因此,在場的其他弒神者,心里對草雉護堂的不滿就更加嚴重了。可以說,要不是因為大敵當前的話,草雉護堂現在絕對是被在場的弒神者們給圍攻了啊。

章節目錄

次元間的旅者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不撲街的小六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不撲街的小六并收藏次元間的旅者最新章節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